生活着信仰萨满教的

在挪威人眼中,“森林芬兰人”是非常有“魔力”的,他们的认识是植根于东方的萨满教传统,往往与魔法和神秘相关联。

1978年Terje Abusdal出生于挪威,目前工作生活在奥斯陆。在丹麦传媒与新闻学院读书时,他一直想拍摄一个关键词是 “种族起源”与“遗留”的摄影项目作为自己的毕业作品。他决定从自己生活的国家切入,而在梳理大量的文献后,他找到了自己的拍摄对象,在与自然密切接触的少数民族——“森林芬兰人”(Forest Finns)。

挪威东部的芬士柯根是少数民族的宿地,17世纪芬兰人开始移居至此。这里的人们被称为森林里的芬兰人。他们多是农民,所以需要清除大片的森林区域以弥补耕地的不足。实际上,也正是因为芬兰自然资源的匮乏才使得这些人越过边界寻找生存的空间。如今,“森林芬兰人”被公认为挪威和瑞典的少数民族之一。

关于他们的人数没有统计数字;事实上,属于这个少数民族的唯一官方标准是:只要你认为自己是一个“森林芬兰人”,那么你就是。碰巧的是,Terje Abusdal有个朋友正好是森林芬兰人,听完他的拍摄计划之后,朋友欣然将自己还在居住地的房子免费借给他,并介绍给了他第一个拍摄对象。于是他开始断断续续3年期间,来到这片土地拍摄这些少数族裔。

在挪威人眼中,“森林芬兰人”是非常有“魔力”的,他们的认识是植根于东方的萨满教传统,往往与魔法和神秘相关联,因此有些独特的文化符号,如“火”、“符咒”等等。作为少数族裔,他们也一直在迁徙,他们文字记载有迹可循的历史约为400年。但随着代际更迭,一些传统习俗也逐渐消失。这也是Terje Abusdal在拍摄中遇到的一个难题,传统的纪实手法可以展示“森林芬兰人”的生活状态,但当他们的传统文化逐渐被现代生活取代,他又该如何捕捉这个少数族裔精神世界的独特之处呢?而这些独特之处正是一个族裔最重要的血脉。

带着这个疑问,Terje Abusdal展开自己的摄影实践。虽然用图片故事来展示比较抽象的精神世界是件不容易的事,但他还是决定挑战一下。在拍摄中,Terje Abusdal拍摄了一些纪实场景,比如以男性“森林芬兰人”站在自己所工作的伐木场的情景,来交代这个群体的生活面貌;另一方面,他从“森林芬兰人”的历史资料中,找出比较有代表性的符号,设置情景拍摄。比如在纪实照片中,他穿插了“火”、“烟”的场景,来指代他们的萨满教信仰。最后在项目的呈现中,现实与虚幻之间的界限是模糊的,他编织了一个散发着暗示性力量和神秘主义的世界,而这种神秘的气质与森林芬兰人的历史有着高度契合。

当然,最后这个项目,让人很难界定这是一组观念艺术作品还是纪实摄影作品。但从画面可以看出,Terje Abusdal非常在意用一种充满诗意与留白的画面语言来表达少数民族的神秘感。虽然,这组作品可能不太容易得到传统纪实摄影师的认同,但其对神秘气质的完美营造,辅以文献资料的切实讲述,最终成为一个具有价值的民族志式的项目。

Q:“森林芬兰人”对大部分人来说比较陌生,你能大概介绍一下这个他们吗?

Terje Abusdal:他们是挪威的五个少数族裔之一,不过今天超过五十万挪威人其实都有“森林芬兰人”的血统,但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不知道。在挪威的官方说法是,如果你认为自己是一个“森林芬兰人”,那么你就是。

因此,我拍摄的都是那些自己认同自己是“森林芬兰人”的人,他们都住在Finnskogen(挪威北部的森林里)。他们以往是靠农耕和伐木为生,但在今天,像挪威的大部分乡村一样,这些特点很快都消失了,村子的界限也不是那么分明了。

Q:你能回忆一下,当初是如何接触到这个族裔,并且为什么决定拍摄他们?

Terje Abusdal:最早我是通过自己的一位朋友和他们接触的,这位朋友是“森林芬兰人”,她把她的房子借给我住,并介绍了第一个采访对象给我。有一次,我在森林里拍摄他们时,被当地的巫师问到同样的问题——为什么对他们的文化这么感兴趣。当时我并没有立即想出答案,他用手里的钟摆算了算说,是因为在6代以前,我自己也是一个“森林芬兰人”。

无论这是否是真的,我开始这个项目并一直坚持的主要原因是,我的确觉得自己和这一独特的群体文化有一种内心上的连接。我觉得他们这个群体非常有趣,值得让世界都看见,而故事背后的迁徙,身份认同与归属,这些话题都非常有意义。

Q:这个项目你拍摄了多久?

Terje Abusdal:拍摄这个项目,大约用了我3年的时间。直到今天,我觉得仍有一些场景想继续拍。同事借了房子给我,让我有条件在那住了好一阵。的确,那是个非常神奇的地方,人也很有意思。

Q:拍摄中遇到什么棘手的问题了吗?

Terje Abusdal:我和他们接触没有遇到什么障碍。相反,最大的挑战是我自己该如何把这个故事用照片讲述出来。因为文化是一种抽象的,触摸不到的概念,如何用视觉化的语言将之呈现才是难点。开始我采取的是纪实手法,但为了讲述故事,我不得不重新梳理过去,当我更多地了解“森林芬兰人”的历史之后,项目的思路也更加清晰。具体来说,我需要在照片中展示一些“森林芬兰人”特有的符号,例如火,烟和萨满教,这些也是这个故事重要的组成部分。慢慢地,我开始设置了一些场景,并做了一些人为设计。所以,最后这是一个混合着现实与虚构的项目。

Q:为什么一定要加入虚构的部分?

Terje Abusdal:我认为这一方面很重要,因为在他们的文化中,是信仰“万物有灵”论的。他们深信,所有的动植物都是拥有灵魂的,而这些灵魂也是会交流的。所以对他们来说,整片大地就是活着的生灵——拥有一个灵魂。我试图将萨满教信仰和这种灵魂认知在我的摄影作品里体现出来,所以我想创作出类似于“纳尼亚传奇”(美国迪士尼出品的电影)一样,充满魔力的世界。

作者:川内南

本文由威尼斯国际官方网站发布于摄影技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生活着信仰萨满教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