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年轻摄影师重新定义宝丽来相机

“宝丽来用即时显影相机让我们看到了刚刚发生的一瞬间,最大程度上模拟出时间的流逝感。”

OneStep 2 相机是宝丽来公司在2003年之后推出的首款模拟即时显影相机。为了庆祝这款相机的发布,摄影师瑞恩·麦克金利(Ryan McGinley)选中了五位才华横溢的年轻摄影师,邀请他们用这款相机拍摄照片,并为他们的作品举办摄影展。五位年轻摄影师有着不同的背景,但却都对社会问题有着浓厚的兴趣:马库斯·布兰奇(Marcus Branch)曾为休闲运动品牌Everlast的商业活动拍照,喜欢在作品中体现家乡费城“兄弟情深(Brotherly Love)”的主题;罗谢尔·布洛金顿(Rochelle Brockington)用自己的作品呼吁时尚和艺术界能够宣扬“接受自己身体”的理念;迈尔斯·洛夫廷(Myles Loftin)致力于为其他少数族裔的艺术家创造机会;塞布丽娜·圣地亚哥(Sabrina Santiago)以纽约布鲁克林区和市中心滑板爱好者中的非裔美国人发型文化为主题拍出了优秀的系列作品,她热衷于捕捉日常生活的美好和混乱;还有一位是时装摄影师亨特·艾布拉姆斯(Hunter Abrams)。

图片来源:Marcus Branch
图片来源:Marcus Branch
图片来源:Marcus Branch
图片来源:Marcus Branch
图片来源:Marcus Branch
图片来源:Marcus Branch
图片来源:Marcus Branch
图片来源:Marcus Branch
图片来源:Marcus Branch
图片来源:Marcus Branch
图片来源:Marcus Branch
图片来源:Marcus Branch

马库斯·布兰奇

为什么即时显影对摄影师有着如此巨大的吸引力?

我认为摄影的本质是庆祝和珍藏某个瞬间。照片让我们重温某个无形的时间点,重新回忆发生过的一切,在脑海中重新开始。就这样,时间一点点在我们身边流逝,而生命也是由一个个精彩的瞬间构成。宝丽来用即时显影相机让我们看到了刚刚发生的一瞬间,最大程度上模拟出时间的流逝感。

纽约和费城是否对你的拍摄风格形成了巨大影响?

身边的环境会以直接和间接两种方式对我产生自然而然的影响。就好像每天吃东西一样,我时时刻刻都在吸收城市对我的影响。先天特性和后天发展的冲突在我身上有所体现。我觉得纽约和费城对我影响都很深。我的大部分拍摄对象、拍摄地点和照片背后的故事都来自这两座城市,它们也是我个人感受和回忆的主要来源。这些东西又反过来塑造了我的摄影和我想表达的主题。我正在创作的系列作品中有一个共同的主题——兄弟情深(Brotherly Love)。多年来我一直在用镜头刻意探索这个与费城密不可分的主题,因为我觉得它与我有着深深的联系。

图片来源:Sabrina Santiago
图片来源:Sabrina Santiago
图片来源:Sabrina Santiago
图片来源:Sabrina Santiago
图片来源:Sabrina Santiago
图片来源:Sabrina Santiago
图片来源:Sabrina Santiago
图片来源:Sabrina Santiago
图片来源:Sabrina Santiago
图片来源:Sabrina Santiago

塞布丽娜·圣地亚哥

你最喜欢的宝丽来相片是哪张?

沃克·埃文斯(Walker Evans)的《吃饼干的利拉·希尔》(Leila Hill Eating a Cookie)。我仍记得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的情形。从那之后,它便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喜欢利拉面无表情的样子,也喜欢她的衣服和她坐在椅子上所体现出来的身高。我童年里也有这样一个永不褪色的时刻,这张照片唤起了那份回忆,让我好像重回童年一般。利拉能够回顾这张照片,重温孩童时期的幸福时光,这也让我觉得很美好。我最爱摄影的地方之一就是它能将某个时间点的你定格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改变,衰老和成长,但照片中的你却永远不会出现任何变化。埃文斯的照片就很好地体现了我的观点。

你用生动而忧郁的方式捕捉到日常生活的许多瞬间。你的作品为什么会流露出这样的情绪?在你的作品中,照片构图布景和人物肢体语言都拥有鲜明的个人风格,你是如何选定的呢?

我喜欢将摄影当成连接现实与自己幻想的桥梁。想象如何处理拍摄细节或者捕捉日常生活瞬间时,我总是努力将想象的图景与照片所呈现的瞬间交织在一起。我会抱着这样的想法按下快门,或是兴致盎然地摇动镜头,因为光是一个普通的瞬间显得太过苍白了。我对人物的面容、肢体语言和情绪也非常着迷。拍摄对象哪怕稍微歪歪头,最终的照片也会随之出现巨大变化。看到我想要拍的人时,我会在想象空间里为他们布置好拍摄细节。我觉得这也是造成我照片有着戏剧性本质的重要原因之一。

图片来源:Hunter Abrams
图片来源:Hunter Abrams
图片来源:Hunter Abrams
图片来源:Hunter Abrams
图片来源:Hunter Abrams
图片来源:Hunter Abrams

亨特·艾布拉姆斯

你最初拍照时用的是哪种相机和胶卷?

将家中的第一条狗带回家那天,父亲将他的佳能数码相机递给我,让我替他、我妈妈以及小狗拍一张合影。从那之后,我一有机会便找父亲借他的相机用。

其他摄影师也在时装秀表演期间拍照。你觉得自己的作品和他们的照片有何不同?

我觉得我的时装摄影体现出我对时尚界、服装设计师以及摄影师们的热爱与赞美。对我而言,时尚界不仅仅意味着流行服装,更是讲述故事和工艺技巧的完美集合。我希望我的照片表现出我对时装设计师和行业内其他摄影师同行的尊敬。

图片来源:Myles Loftin
图片来源:Myles Loftin
图片来源:Myles Loftin
图片来源:Myles Loftin
图片来源:Myles Loftin
图片来源:Myles Loftin
图片来源:Myles Loftin
图片来源:Myles Loftin
图片来源:Myles Loftin
图片来源:Myles Loftin

迈尔斯·洛夫廷

现在用手机的摄像头就能拍出高质量的照片了,你怎么看这件事给摄影界带来的改变?

摄影界的确“扩张”了,而且我认为是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人们接触相机的机会越来越多,拍照也越来越方便。虽然这造就了一批并不是真正将全部精力奉献给摄影事业的摄影师,但的确也使得更多原本与摄影永远不可能结缘的人有机会加入摄影师的行列。手机就能拍出同样精彩的作品,因此人们不再需要为买一台好的数码单反节衣缩食。

你最喜欢哪一张宝丽来相机拍出的照片?

我的确有很多特别喜欢的宝丽来相机作品,但我很讨厌从中选出一张个人最爱这样的做法。安东尼奥·洛佩斯(Antonio Lopez)用宝丽来相机为格蕾丝·琼斯(Grace Jones)拍摄的几张照片算得上我的最爱之一。这些照片有趣且充满活力,完美地捕捉到一个精神充沛的琼斯。

你的照片中充满了光线和鲜活色彩的组合,却又能表现出个人对种族定性这一做法的观点。为了让作品更好地传递你想要表达的信息,你希望人们以何种方式展出你的照片?

我希望人们将我的照片放在美术馆、杂志或者任何其他能让大量人群看到它们的地方。越多人能看见和读懂我作品中体现的信息,世界发生改变的几率也就越大。

图片来源:Rochelle Brocking
图片来源:Rochelle Brocking
图片来源:Rochelle Brocking
图片来源:Rochelle Brocking
图片来源:Rochelle Brocking
图片来源:Rochelle Brocking
图片来源:Rochelle Brocking
图片来源:Rochelle Brocking
图片来源:Rochelle Brocking

罗谢尔·布洛金顿

你最喜欢哪一张宝丽来照片?

互联网上一直流传着一张宝丽来相机照片——《度假中的巴斯奎特》(Basquiat on vacation)。照片中巴斯奎特身处热带某地,背后有几棵棕榈树。这是我最喜欢的宝丽来照片,因为照片中的巴奎斯特看起来开心、天真、平静、无忧无虑。这和他在其他照片中表现出来的特质不同。我希望在生命的不同阶段为自己拍照,这样看照片的人就能看到不同时期的我有何变化。《度假中的巴斯奎特》让我满怀希望,也让我内心平静,因此它是我最爱的宝丽来照片。

你的照片体现出对“接受自己身体”理念的支持,鼓励人们接受自己的体型。你觉得“接受自己身体”运动(Body Positive movement)是不是在过去几年中有了发展进步?

“接受自己身体”运动在过去几年中有了发展进步,如今正处于很好的状态。我在时尚界和艺术界看到了更多对“接受自己身体”理念的宣扬,有些品牌在原有的目标客户群体的基础上,开始考虑到不同人的感受。全社会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但目前我们有了一个好的开端。有人觉得“接受自己身体”运动是鼓励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可实际上一个人的体型并不能决定他的健康水平。我们喜欢将一些体型的人看成是“不健康的人”,但主流媒体应该用正常的眼光看待他们。我用自己的作品反映生活中偶遇的人们:黑人女孩、胖女孩,胖胖的黑人女孩、快乐的女同性恋…我喜欢她们每个人。这些人帮助我成长。可即便是在“接受自己身体”运动圈子中,人们也不停地对他们指指点点。我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就是为他们拍照,让大家能看见他们的样子。

(翻译:Nashville Predators)

本文由威尼斯国际官方网站发布于摄影技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五位年轻摄影师重新定义宝丽来相机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